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东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回复: 0

东平地下交通站

[复制链接]

112

主题

114

帖子

51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18
发表于 2021-8-28 11: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李灿印,东平县尚庄村人。1938年,我同窗(同学)刘吉道(东平县尚庄区清水坦村人)的二儿子刘仲羽从济南师范毕业回到家乡和万里同志(东平县城人)等人建立了抗日时期的中共东平县委,刘仲羽任书记,并成立了县抗联、县大队,在东平一带打击日本鬼子。听到这个消息我异常兴奋,心想:我们东平可有了打鬼子的部队了。
  尚庄村是汉奸队的一个据点,他们凭借着尚庄村高高的寨墙和寨河把尚庄控制得森严壁垒,人们进出寨都要严格盘查。为了打击日本鬼子和汉奸队,抗联曾多次袭击汉奸队并与其展开激战。
  刘仲羽的父亲刘吉道每次到尚庄来赶集都要到我的小杂货铺里来喝茶畅谈,谈到打日本鬼子、铲除汉奸队,我俩的想法总是不谋而合。
  1939年春季的一天,吉道兄又来赶尚庄集。他这次来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老同窗,今天我来同你商量个事,这个事很重要,我和你二侄考虑了很长时间,觉得有个活你干最合适。”
  “你尽管说吧,我只要能干得活就一定能干好。”
  “这个活倒不累,就是危险性大。你二侄他们为了有效地消灭敌人,得要及时地得到汉奸队内部的行动计划和消息。现在,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已经打入了汉奸队内部,但掌握的情报很难送出去。因为寨门有敌人把守,地下工作者随便出入是不可能的,地下交通员更不能直接跟地下工作者接触。在我的提议下,经你二侄他们研究定了一个方案,想在你这里设个地下交通站,收发情报。因为你开着个小杂货铺,上这里来买东西的人很多,来生人不会引起敌人的怀疑。”
  “行,这个活我能干!”
  “可是有一件,这个活危险性很大,必须绝对保密,稍有闪失就会掉脑袋,因为您这个村里就有几个铁杆汉奸,你感觉怎么样?”
  “不怕!只要能消灭日本鬼子、铲除汉奸队,我豁上啦!”
  “那我就告诉你几件事,你可要记清楚了。一、给你往这里送情报的是汉奸队里的地下工作者,暗号是买一盒骆驼牌的洋烟(香烟),你的暗号是我正忙稍等。他就会把情报递给你,你一定要保存好。二、不要与地下工作者交谈,不要问及家乡住址、姓字名谁,他递给你就会急速出去。三、来取情报的是一位农民打扮的地下交通员,他的穿着很破旧,标志是夏秋戴一顶破草帽、冬春戴一顶破毡帽。看到这样打扮的人,你就先发暗号,您想买点什么?他的暗号是,买半包洋火(火柴)。你就迅速地把情报交给他。四、交通员都是靠步行来取情报,赶上吃饭时间,你家要管他饭。”
  “我家也没有什么好饭。”
  “不用吃好饭,你家吃什么,就给他吃什么,你喝糊豆就叫他喝糊豆,你吃窝窝就叫他吃窝窝……饭白吃。”
  “没问题,我能管起他饭。”
  “五、要千万注意安全,不要让家中任何人知道此人是干什么的,你家中人都不要和交通员交谈,更不要问及家乡住址、姓字名谁。”
  “这些事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我相信你一定会把这件事干好。”
  从那天开始,我这个小杂货铺就成了抗日时期的地下交通站,收发了许多重要情报,为抗联、县大队有效地打击、消灭敌人发挥了重要作用。每逢听到胜利的消息我都高兴得夜不成寐。每次见到吉道兄,他总是严肃地叮嘱我的安全问题,我总是点头记下他的叮嘱,严格保守秘密,直至抗日战争的胜利。
  到了解放战争,我仍然干这个工作,直至建立新中国。
  十年多的时间,我接触了两位地下工作者、三位交通员,由于我们工作谨慎没有出半点差错,经过我们手的情报及时地提供给县大队、解放军大部队,为消灭东平的日本鬼子、解放东平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建国后,1949年秋季的一天,“交通员”来了。他穿着一身制服,背上背着一个绿色木箱子,来到我的小铺,把木箱子放在我的柜台上说:“老李,咱们的地下工作结束了……我现在不在部队了,转业到县邮政局工作。今天我背这个邮箱来,就是要在您这里设一个邮政点,今天还给您带来了邮票,每张邮票8分钱,群众寄信贴上邮票就可以邮到全国各地。您把这箱子挂在门外墙上,钥匙我拿着,每三天来取一次信。过去您干地下工作没有薪水,从今天开始您就有薪水了,每月五块钱。我以后再在您家吃饭就不再白吃了,我有工资了,得交给您生活费,每顿饭交给您五分钱。”
  “你不用交饭钱,还是和往常一样就行。”
  “那不行,上级领导嘱咐要这样做,您就不用再推辞了。”
  1951年春季的一天,“交通员”来取信时对我说:“尚庄区设立了邮政局,这只邮箱得要搬到邮政局去,并正式通知您,从今天开始,您的小儿子就是尚庄区邮政局的一名正式职工了,每月工资十八块钱。”
  我略加思索对“交通员”说:“上级领导的好意我领了,但我小儿子真不能去参加这项工作,我年纪大了,开这个小铺得指望他,请你代我向上级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
  从那天开始,我这个战争时期的地下交通站就成了尚庄区邮政局的前身。
  建国后,我的老同窗吉道兄因其二儿子刘仲羽在抗战时期英勇就义,家门上挂上了“烈属光荣”的牌子,他也被选为县区两级人大代表。尚庄集他还是经常来我这里喝茶。
  有一次谈到儿子刘仲羽的牺牲,他泪流满面,我垂泪劝慰。有一次谈到我的地下交通站,他夸我为打鬼子解放东平立了功,我不好意思地对他说:“我为打鬼子解放东平出了点微薄之力,谈不上立功,不足挂齿。再一个上级领导解放后对我也有照顾,只不过因我家开着小铺没有接受罢了。再说在二侄的影响下参加革命也没有考虑自己的得失啊!咱不是为同窗时就崇拜岳飞、文天祥吗?”
  “对!咱兄弟俩的心日月可鉴!”(讲述/李灿印 整理/李培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东平论坛

GMT+8, 2021-10-23 02:39 , Processed in 2.9408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sddp.com.cn

Copyright © 2001-2021, sddp.com.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